• 找新知
  • 找服務/產品
  • 找課程
  • 找LIVE
  • 找活動
  • 找達人
搜服務 搜商家
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2 3 1 6 6 9 6

網絡電影,變中求生

深響 | 全球視野,價值視角。 2020/07/02 11:56

?深響原創 · 作者|王舷歌

影視行業的慘淡已經不用贅述了,但在一片哀嚎聲中,網絡電影(俗稱網大)似乎正在迎來新的生命周期。

2020年上半年實體院線停擺,用戶“被迫”上網,這給了網絡電影加速發展的“窗口期”。數據維度看,無論是播放量、還是分賬情況都給出了高增長的好成績。

廣電總局公布的2020年4月份重點網絡影視劇規劃備案情況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行業的“繁榮”,通過規劃備案的網絡電影達到298部,上線過審數量遠遠超過了2019年同期。新入局者的不斷增加,也暗示著這個行業的誘人。

但流量與機遇加持下,這真的是一個遍地黃金的賽道嗎?內容精品化、玩家頭部化的網絡電影是否又成為了一場既得利益者的游戲?網絡電影無比健康的分賬模式,會成為視頻平臺未來內容采買的風向標嗎?

六年前,網大領域充斥著軟色情、擦邊球,一度被定位為國產B級片。如今,網絡電影經歷了多輪洗牌,行業格局、產業上下游的狀態、用戶的態度早已發生了巨變。

 新知圖譜, 網絡電影,變中求生

《道士出山》《大蛇》《奇門遁甲》

先來看一組最新的數據:

2020年一季度,“優愛騰”三大視頻平臺中,分賬破千萬的網絡電影作品達到23部,同比增長188%,票房前30名的分賬金額共4.3億元。

《奇門遁甲》分賬票房突破5300萬元,打破了網絡電影最高票房紀錄的保持者《大蛇》(5078.4萬元),登頂分賬票房冠軍寶座。在六年前,網大分賬票房最高的才60多萬元。

網絡電影比院線更容易賺錢——這已經成為行業共識。

事實上,網絡電影的千萬元分賬票房相當于院線電影的“十億”票房。翻看2019年的院線票房記錄,破10億的只有17部。這個數字,網絡電影的2020Q1已經完成。

但不幸的是,機遇的天平越來越偏向“既得利益者”,要想新入局網大,需要突破的困難遠大于過去幾年。

 新知圖譜, 網絡電影,變中求生

網絡電影在變化。

成本方面,目前網絡電影制作起步線是在600萬元-800萬元;相對有競爭力的作品需要在1000萬元-1200萬元;頭部項目則要在1500萬元-1800萬元。愛奇藝《2019網絡電影行業報告》顯示,成本不足100萬的網絡電影占比,已經從2017年的49%壓縮至12%。

新片場影業總裁牟雪透露:“以前投資一部網大的成本可能在50萬元,而現在很多網大的投資成本都突破了千萬元級別。”

《倩女幽魂:人間情》總策劃劉朝暉在《來自影視行業鄙視鏈底端的一封信 》中透露了片子的成本情況:2000多萬的制作體量,近2000萬的營銷體量,加上資金成本,于同類型院線片或許是個零頭,但對于網絡電影創業公司實在是不可承受之重。

網絡電影的資本門檻步步提升,而資金的獲取難度也在步步提升。

高峰時期,P2P行業投資了90%以上的國產網大,在巨短的時間里拉投資組盤子是網大制片人的絕活兒,三十天內從立項到交片的例子數不勝數。但現在熱錢退去,留下的玩家都是實力“大廠”。

 新知圖譜, 網絡電影,變中求生

《倩女幽魂:人間情》

內容方面,精品化的趨勢與尺度的不斷縮緊讓網絡電影的創作空間橫梗在一個微妙的區間里。

過去的網大一定程度上被認為填補了中國過去并不曾有過的B級片市場,但在2017年3月1日,《電影產業促進法》的正式實施,宣告著“未來網絡大電影與院線電影審查標準將統一”。《二龍湖浩哥》、《四平青年》等系列網大因政策紅線調整下線,視頻平臺也加強了審核力度。

不過,這也讓人難免有疑問——網大的崛起很大程度上仰仗互聯網提供的相對寬松的審查環境和創作空間,這使得建立在模糊地帶的內容有更多可嘗試的題材范圍。網大是否真的需要精品化?精品化的網大是否背離了當初的行業邏輯?精品化意味著更高的成本、更長的周期、更多的風險,網大入局者如何面對?

 新知圖譜, 網絡電影,變中求生

《四平青年》

而用戶觀眾方面,網大內容的目標對象也在發生變化。

早些年,網絡電影的受眾很明顯是“下沉人群”。但現在,在與內容精品化的相互影響下,網大的受眾越來越廣。

小糖人網絡電影負責人李冉曾告訴「深響」:“隨著視頻平臺會員體量增長,其包含人群更廣泛,觀影愛好也更加多元,因此創作者普遍感受到一個信號是網絡電影的題材也需更加多樣化。”

神仙鬼怪此類傳統題材已經出現了瓶頸,網絡電影的內容創新迫在眉睫。

這種創新明顯體現在了題材的越來越豐富——現實主義題材的《大地震》《我來自北京之過年好》、青春題材的、科幻題材的《雙魚隕石》、農村題材的《瘋狂老爹》、軍事題材的《狙擊手》《滅狼行動》《狼鷹》、都市懸疑題材的《獵謊者》……

《獵謊者》制片人,凹坑文化創始人何足道告訴「深響」:“懸疑推理并非網絡電影的主流類型,屬于垂直題材。但行業要發生質變,勢必需要作出一些突破。

 新知圖譜, 網絡電影,變中求生

《獵謊者》

誕生于2014,成名于2015,爆發于2016,洗牌于2017,成熟于2018,穩定于2019。

網絡電影一路走來,經歷了其他商業領域都會經歷的草莽期-泡沫期-整理期-平衡期。2020,特殊的年份賦予了這個行業繼續增長的機會。不管是線上流量激增的氣口,還是院線專業團隊的“降維打擊”,多種變量的集合讓這個趨于平和的行業再次沸騰起來。

而在這里發現變化、適應變化,才是從業者的當務之急。

更多“網絡電影”相關內容

更多“網絡電影”相關內容

新知精選

更多新知精選

推薦閱讀

qq猎鱼达人漏洞技巧 一分时时彩官方网站 大盘为什么是上证指数 七乐彩玩法规则介绍 青海快3技巧 平台一分彩是假的吗 甘肃快3下期预测分析 山西快乐十分销售平台 云南11选5预测推荐追号 体彩排列五2004年 公安为什么不愿查网赌 宁夏11选五遗漏数据 好彩1复式开奖号码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1尾中特规律公式 宁夏11选五直选走势图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数据一